顾北舟。

改改长情的毛病。

博君一肖/公子[叁]









“我爱他多年沉浮里打磨出的迷人的薄情,和他骨中积聚的炽热的长情。薄情可以分给别人,长情只能留给我。”


 


 


 


 


 




 


王一博的十八岁成人礼,他自己觉得十分平淡。


并没有长大成人的喜悦,在房间一角堆金积玉的昂贵礼物也都是过去十八年司空见惯的寻常东西。


他才十八岁,个子已然很高。而肖战像是算准了他如今的身量,榴红的缎子衬衫每一分都恰到好处。成年礼的酒会声势浩大,但满目华光皆不及他。


王一博身上的礼服特点过于鲜明,许多名流只消一眼便知晓是肖战的杰作。


肖战当年在巴黎大学的导师告诉王一博,它的灵感是“被暮色包裹的晚霞。”


已至午夜,酒会仍在继续,苍白月色下是淙淙流淌的巴赫。王一博端着水晶杯的模样与当年行走在名利场上的肖战如出一辙,只不过他已微醺,唇色泛起带着酒香的勾人的嫣红。


他美的如同神祗。一位贵妇对女伴们悄声。


很多人邀请王一博共舞,无一例外都被拒绝。鞋跟走在光滑的大理石台阶上脆声作响。他走上二楼高台,优雅端起酒杯,声音如同杯中琥珀色的酒液诱人酩酊大醉。


“我即日回上海,各位,再会。”


眼前是肖战的脸。


王一博轻轻一笑,一饮而尽。


 


 


 






 


巴黎夏日的蝉鸣远不如上海来得聒噪。肖战心烦意乱地搁下设计稿,忍无可忍地指示小乔将店铺外的蝉都粘掉。


两年的相思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难熬,他总是深更半夜扰人清梦,日复一日,连撩拨都悄无声响。


王先生的电报说,王一博是今天乘圣亚罗号抵达上海。


肖战的心自收到这封电报后就像涟漪无休的春水,以致今晨五时出头的光景就再也睡不着。穿去见他的衣服是前两日连夜做好的,殷红绸的长衫,并无多余装饰。


只因王一博说过一句话。


“哥哥穿长衫应当是很好看的。”






王一博的飞机于下午三时抵达上海军用机场。王家幼子,身份特殊。肖战半月前做的旗袍得了影星徐小姐的喜爱,仗着她复杂的军方背景,替肖战美言了两句,这才得了去接机的机会。


机场和吕班路颇有距离,卓成遣来自己的司机以供差使,又打来电话问他是否需要在百乐门或别处什么酒庄凑一场晚宴给王一博接风。


肖战毫不犹豫的应下,表示一切费用由自己来出。卓成闻言有些吃惊:“你做了两年衣服手里才有几个钱,可不要勉强啊。”


卓成是知晓肖战对王一博那些旖旎心思的。


“等他归沪那日,我要让十里洋场遍地流金。我要张扬夺目又欲盖弥彰,给他露两分真心瞧瞧。”







 


 


 


 


王一博特地换了成人礼礼服,临行前吻别了母亲,在戴高乐机场登机。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对他来说并不算辛苦。


飞机稳当的穿梭在灿烂云霞间,每当他想阖目小憩时,肖战染着情欲的通红眼尾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故而他并没有休息,仅是看向窗外,嘴角勾起一点似有似无的笑意。幸好他才十八岁,正是精力丰沛的年纪,所以整段航程下来并没有太过疲惫。


他走下飞机时,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肖战。一袭殷红的长衫,发上笼个黑色礼帽,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仍是当年在巴黎,王一博送他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肖战几乎是同时和王一博目光交汇。


王一博穿着自己送他的绯红衬衫,所有的光都汇聚在他身上。肖战觉得这一幕他毕生难忘。


“哥哥。”王一博不知何时走近他,压抑着内心的雀跃,低低地唤了一声。


肖战回过神来,耳垂却不自然的泛红。本想如往常一样借过他的行李,却在触到他掌心的那一瞬,发觉自己连指尖都在微不可查的颤抖。


“晚上想吃些什么?如果想去景明楼,那咱们现在改道也来得及。"肖战不自然的整理袖口,有些紧张。


“哥哥肯定在景明楼定了饭局,对吗?”王一博眯眼对身侧的肖战笑了笑,“可是父母还没回国,我也有点累了,想回家。哥哥给我做饭吃吧。”


肖战登时像被灌了迷魂汤,到了王公馆后,便让司机回去告知卓成晚宴取消。随即叫来管家,吩咐他去收拾房间,自己则系上围裙亲自下厨,不多时便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葱油面来。


王一博挑了两口,带着些撒娇的鼻音,抬起的眸里荡漾的是水晶灯细碎的光。


他笑道:“谢谢,哥哥。”


博君一肖/公子[贰]

-最后有一点手/活,链接放评论了。

-身体养好可以下地,明天就开始正常的高中生搬砖,所以有可能三四天才更一次,反正看我这啰嗦劲儿五篇是写不完。

-手机码字很粗糙,完结以后再拿电脑改。

-人间迷惑行为,老福特老把我的评论毙掉。













Nous sommes en route.我们在路上。

 





 

 

上海的春天似乎跟着从王一博从遥远的法兰西一起来了。

王公馆旧址在法租界霞飞路的927弄深处,隐蔽在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之后。

肖战是在马斯南路上的车,点名要去王公馆,跟黄包车夫确认很久,终于在85号前停下。

王家在数年前的旧清,也是沪上名副其实的一方巨富。子嗣绵延至今依然辉煌,只不过少去了祖辈的张扬,多的是沉稳低调。

王公馆是传统的中式建筑,巧妙的和晚霞融为一处。家中一直有人在打理,肖战出示了王先生给他写下的身份证明,顺利的进入。

没有颇为传统的曲水流觞,只是亭台错落在主楼四周,簇拥着甫一进入就能看到的大型欧式水法。主楼三层,待人接客或是举办晚宴已经足够。穿过花径便是几处院落,明清风格浓郁,当初的设计者担得起胸中有沟壑这一夸赞。肖战简要吩咐管家王先生王夫人的喜好,特别强调了王一博的爱憎。

管家叫他肖先生。

肖战给管家留下了他店铺的电话号码和地址。也在法租界,在相隔不远的吕班路105号,店名是串行笔浪漫的法文。

Fils.

公子。

管家在法租界多年,对法语滚瓜烂熟,却不明白为何眼前这位身着长衫的肖先生取了如此冷门的店名。更何况最近这家店在法租界狂热的流行起来。

他刚刚似乎说过,他是个从巴黎回来的裁缝。

法租界从不缺名流富豪。这里是上海滩最安全的区域。

肖先生似乎在巴黎颇有名气,可能也在那里接待过不少去法兰西度假的太太们的商单。只要认识一个高层的名媛,和她关系尚佳,整个上海滩的太太们都将会是他的客户。

这个年代流行自由恋爱,可惜门当户对的联姻是名门望族的主要手段。太太们自小金尊玉贵的娇养大,从不知人间凄苦为何物,一件衣服七八百大洋,她们也照样乐意出。

她们的身后,家人也许是只手遮天的政商大能,丈夫大概是横跨黑白的名流。

东方巴黎这个地方,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绝不会是徒有虚言。

 

 







 

巴黎。

王一博收到了肖战的电报。

是一句令旁人摸不着头脑的Nous sommes en route.

我们在路上。

距离他到十八岁还有一年,王先生决定先走,让王一博留下完成学业。他向来寡言,没有反对。

青春少好的年纪,他身量已经越过王先生一个头了,小白杨一样,脊背笔直。面容精致,看得出像母亲更多。

他的课业修的不错,家里的生意渐渐也能拿起一部分,做的像模像样,王先生也挺放心,所以终于舍得在他身上释放一些父爱,心血来潮去学院看他的马术比赛。

黑白分明的简洁骑装,戴着黑色护具,修长双腿一夹马腹,少年飞扬的意气瞬间迸发,握着缰绳的手熟练一扬,轻巧地翻越了关卡,身姿流畅,惊艳了众人。

第一名的桂冠落在王一博头上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他当之无愧。

拿到勋章时,王一博聊表谢意,心里却不由自主念起肖战。

肖战从未错过他任何一场马术比赛,哪怕是练习,他也会带来姜汁汽水,坐在观众席上安静的等他,偶尔会在速写本上画一画骑马驰骋的他。

 

 

王一博十岁时,在塞纳河边遇到了衣衫褴褛的十六岁的肖战。

肖战给人做些写写画画的活计,多是盘账一类的小工,挣的钱也能糊口。他耐心又聪明,只是过于纤瘦,总是遭人抢走报酬。

他那时生的已经很好看了,一双瑞凤眼波光错落,像盛放了一角黄昏下的塞纳河。

王一博不自觉的走向他,他抬起头来,彬彬有礼,眼角微弯,温言道:

“你好啊小公子。”

王一博似乎被这句话触动,于是央求母亲将肖战从街头接回王家,资助他上学。

王夫人一向偏爱小儿子,在确认肖战的确是上海人后,就把他带了回去。

肖战的变化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短短三个月,他就洗去了自己的落魄痕迹,法语地道又浪漫,举手投足都流露出特有的优雅不羁。擦去尘灰的脸轮廓深邃,眉目如画,像月亮女神用最纯洁的月光雕琢出一个误入凡世的仙子。

十六七岁的肖战还是寄人篱下,故而见到王一博仍然称他为小公子。后来二十出头的年纪声名鹊起,得了王家人的赏识,王一博便开始叫他哥哥。

哥哥。

这两个字总能叫的他心头火起,烧的整个人发烫。他不知何时开始贪恋肖战,总想让他骨子里的秾丽被自己占有。

王一博见过名利场上的肖战。

他自己剪裁了一套合身的西服,是端庄的黑色,基础的款式。他穿起来格外好看,溢出些魅惑的气息。皮鞋是定做的,薄薄的鞋跟一下一下敲在硬木地板上清脆的响,随即没入厚厚的地毯,声音悄无影踪。

骨节分明的手指托着一杯香槟,你来我往间酒液不曾少,因为他只是简单沾了沾唇。他说他要灵台永远清明,不被酒精所惑。

王一博在二楼看着他。

肖战似乎察觉到了他炙热的视线,驻足,抬目,酒杯微端,笑意弥漫,眼尾带着一丝情欲的红,无声对他道了句“小公子”,随后喝光了杯中的酒。

这是肖战第一次对一个人干杯。

往后的人生,也只为他一个人酩酊大醉。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小时候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类?现在还在坚持吗?

顾北舟。 回答:

啊……小时候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设计师吧,只要和艺术有关的工作都可以。

现在可以说在坚持吧,只不过可能是作为爱好了。

因为文科成绩很亮眼口才也不错,所以现在更偏向去学编导。

之前也有参与过美术艺考的培训什么的orz……挺辛苦的


现在的目标是希望自己能有趣一点,读的书再多一点,沉淀自己。

希望自己别太精分,一会儿高冷一会儿沙雕……

还有就是……希望自己改一改长情的毛病吧,长情的人太辛苦啦。


不要在催为什么不开打赏了orz


我开了还不行么


反正我也不常写 你们喜欢就随意叭


博君一肖/公子[一]

-是个小短篇,分开写了,因为电脑不在身边。

-民国AU,双箭头暗恋向。

-可能后期完结了会修,毕竟手机码字很粗糙,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









“还好你来过,是你捡起了我,我原本七零八落。”

 

 





壹.

 


世间事绝非偶然。

在物欲横流的上海滩,高门世家的奇闻轶事时有发生。那些西装笔挺的贵气公子哥儿,很少没有不被红粉绯闻缠身的。

原本肖战是个例外。

1920年的初夏六月,几个小报娱记拍到了肖战在百乐门与一神秘人会面的照片。

虽说是个风月场所,亦是暗潮涌动,不少肮脏隐晦的交易掩盖在滚滚红尘之下。被名利包装好的贵人们进了红尘,却想抹去痕迹。

在这张照片承包了上海滩所有报纸头版头条之前,肖战此人还是个清风朗月的设计师。







 

他是从巴黎回来的。

早些年有不少不怕死的跟着洋毛子的黑船偷渡到国外,想要在那里闯荡出一条光明前途。可惜成功的人少之又少,肖战正是沧海遗珠。

他原本就是个在外滩卖报的报童,十二三岁的年纪已经能看出日后出落的英俊容貌,被一个利欲熏心的小老板一棍子敲昏,送上了开往法兰西的黑船,用他换了两根黄鱼。

肖战好运,遇到了贵人,是移居海外多年的王家人赎回了他,供他进了最好的美术学院学习设计,玩儿的都是些高端的玩意儿。

他也争气,除去广告设计独有风格,服装设计也拿得起来,手上功夫尚可,随不经常,但做出来的衣服每每都被争抢。

他的导师欣赏他,赞赏他天上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他是艺术界少有的天才。

王家做的是金融生意,在法兰西家大业大,又有着善心,常常扶助有缘人。唯有肖战是得他们认可的,因为他出名后并不忘本,隔三差五便会登门拜访,顺便给王先生的银行画个广告,给夫人量身定做礼服套装。

老天也眷顾肖战,虽说让他受了点磋磨,也给了他足够的好运,出挑的外形,还有聪明过人的头脑。他在第五区的圣米歇尔大道开了间小小的铺子,偶尔接一下价值不菲的商单。

 






王家的小儿子一博,小肖战六岁。在肖战已经颇有名气的时候,王一博也在家族的安排下着手学习金融。

他们两人的关系尚可,肖战为他做过几次西装,王一博偶尔会叫他一声哥哥。

似乎年纪越大乡愁越重,王一博十六岁时,王先生打算举家返沪。只不过家业一时不能周正完毕,于是拜托肖战先回国打点。

肖战点点头,看了看还有些青涩的王一博,笑着说:

“我先走一步,给一博铺路。”

二十二岁正巧处在青涩和成熟的交界处,嘴角温柔的笑意是马赛的春风,悄悄拂落少年初开的情窦上摇摇欲坠的一把锁。

 

 



肖战简单收拾了行囊,和学院里的导师们告别后,换上多年不曾上过身的长衫,登上了圣亚罗号飞机的一等舱。

长与他相熟,请他在一等舱喝了一杯来自布根地的波风斯之丘。浪漫的桃红酒液缠绵在玲珑剔透的水晶高脚杯里,是他在王家洋宅里喝惯的味道。

温和慵懒,像极了当时在店里养猫的时候。奶白的毛绒绒小团子,枕着日光午憩。

说,肖,长衫很适合你。

低调的黑色长衫,金色的表链只露出一节作点缀。金丝眼镜将一双盈盈瑞凤眼衬托的极风情万种。

“肖,你真的是被上帝偏爱的幸运儿。你的回归会震动整个上海。”机长喝下那杯酒,眼尾勾起一点情/欲的轮廓。

肖战轻轻抿了点笑,随手搁下酒杯,转而离去。

他一直很擅长用勾人的外貌驱使他的追求者们做些利己的事。他的魅力足以让他们倾倒,心甘情愿的沦落到尘土中,卑微的将心捧出来任由他践踏。

他是在算不上个干干净净的人,他有野心,有欲/望,有他的可望不可即。

他将那个少年放在心上至今,为他做什么他都愿意。别说是回沪铺路,就算他说他要整个上海滩,他也会绞尽脑汁端下来给他。

 


肖战知道,真正的智者,从不入爱河。

但是谁又能保持理智一辈子呢?智者在成为智者之前,也有段坎坷的人生。

 



来接他的人是一个旧交好友,名叫卓成,是汪家的嫡子。之前在巴黎因为意趣相投,这才成了至交好友。

即使肖战身着上海滩大多数人穿着的长衫马褂,也比别人出挑的多。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数他最为显眼。于是接上他,又安排他进了自家的酒店。

“我想在南京路找一家铺面,劳你多给我打听打听。”肖战收拾好自己的衣柜后就和汪卓成出了门,一同去邮局给王家人拍电报。

“好找的很。不过,你打算用什么身份呢?还是设计师么?”

“是,不过似乎裁缝更好说话一些?只要把王家归沪的消息散播出去就好。至于其他的…我也得挣钱啊。”肖战微微一笑,眸里闪烁着细碎的光。

“上海滩的名流圈子里有不少认识你的,只要你前期辛苦辛苦,后期拿乔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喏,这就是了。”

肖战与汪卓成道别后转身走进邮局,先是给王家拍去了报平安的电报,又斟酌一番,想给王一博写一封。

他举着笔,脑子忽然乱糟糟的不知该写些什么,总觉得要长篇大论一番聊表思念才算作数。

忽然灵光一现,他提起笔,娴熟又流利的画出一串笔锋潇洒的法文,笑着递给了电报员。

“我们私奔吧,在一个普通寻常的日子,拉扯几件衣服当做行李,用梦想填满行囊,去看一看现实里的风与浪,去看看天涯海角。”


“当独特的日子变得习以为常,回头看看过往,原来我们私奔的日子那般平常,平常到熠熠发光。”


小残废的废话

千万不要在你规划的学业上升期伤筋动骨…


我现在很后悔做手术…


因为做完手术后脚不能充血,不能沾地,所以我连天只能躺尸,啥也干不了。


但是内心的学习之魂熊熊燃烧啊,我得学习,我身残志坚,没人能阻拦我学习!


于是拿来画板垫着,坐着写作业。


但是…


如果你的腰肌不够发达你就不要干这种事了…反正我的腰伤又犯了就很气…


所以我只能天天睡吃玩,啥也干不了。因为养病被杜绝用电脑,用手机码字不习惯,于是就成了欢快的小废物。


右腿莫名其妙被磕出一堆淤青来,也不知道为啥。


上厕所还要蹦哒着走。


不能穿袜子


最不能让我这个死洁癖忍受的


就是


五天没洗头。


因为刀口不能沾水 我也不能久站 所以头也没法洗 我感觉整个人很有味道。


昨天还因为我的沙雕同桌的沙雕行迹令我笑到刀口崩裂,大晚上跑到急诊去缝针,重新体验蜜汁疼痛,双氧水洗血痂的时候整栋楼都是我在哭。


回家又只能当小废物。


今天还是学校开学的日子。


我怎么这么难啊…


他来了他来了 他带着合照来祝福他哥了


(小赞老师28岁生日快乐!!!!!)

@陈寰
与大宝贝寰儿接上头辽~